图腾

沉迷大哥!无法自拔!

求篇文章,找不着了

双花文,好像是魔爱的,不确定。是魔法学院的背景,大概是黑魔法教授和宠爱的学生。反派是斯文败类,斯文败类抓了教授的学生,教授去救人。

很久之前的文了,突然想起来,但忘了名字找不到了,求帮助。

对于换tag的观点

我是不支持换tag的。换完tag这里的文依然在,要搜还是会搜着,难道要一篇篇删吗?!怎么说那也是我们的劳动成果……况且这里本来人就不多,换完可能更少,换到哪里去也是个问题……但这件事大家决定,要换就一起换吧,尽量不少人吧……

对于某人说的要挂微博上,有种小孩子要告状的感觉……lof不是微博,我们没在微博上写文,所以lof的事请在lof上解决!

【坤花】迷城(第三章)

@愚墨自城 联文

灵感来自于《移动迷宫》等作品

偏向逃杀向
尽量避免ooc
欢迎大家评论纠错



没有变成丧尸,但也有别的后果。


孟子坤推门进来的时候,看见华晨宇蜷在床上,月光从小窗口照进来,映在他不正常泛红的脸上。孟子坤赶紧摸了一下他的额头,温度高的吓人,他发烧了。伤口也有发炎的迹象。


果真不能让华晨宇一个人住,自己照顾自己。


孟子坤侧着坐在床上,看着眉头紧皱的花花,下意识把他揽进自己的怀里,他在想,我一定是疯了,花花哥生病我怎么会感到心慌害怕,我喜欢他吗?


孟子坤不是一个矫情的人,认清自己的心思,也就释怀了。


他伸手轻轻的抚平华晨宇紧皱的眉头,又从外面打来水,轻轻的给他服下。重新帮他处理了伤口,包扎好。


夜已深,静的只听到两人微弱的呼吸声。


孟子坤有些许的困意,可正在意识朦胧时,怀里的华晨宇挣扎了起来,“不要!……不要!……走开!不要过来!……”

孟子坤抱紧怀里的人,轻声在他耳边低语着,“不要怕,我在,没事的……都过去了。”不一会华晨宇安静下来。


华晨宇的情况终于稳定下来,孟子坤松了口气,轻轻起身。


“别走……不要走……冷……”华晨宇猛的抓住孟子坤的衣角,喃喃的说道,声音颤抖,像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


……


哎……不忍心走了,不如……就陪陪吧。孟子坤自暴自弃的留下来,看着像个委屈小兽的华晨宇,心软的勾起了嘴角,重新从背后抱住,侧身一起躺在了床上。


等华晨宇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他揉了揉脑袋站起来倚靠在墙上。


“花花哥,好点了吗?”孟子坤一回来就看到了迷迷蒙蒙刚醒的华晨宇。

“嗯,好多了。”华晨宇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耳根微微泛红,“昨天是你在照顾我吧……谢谢啦。”


孟子坤表示,他真的被这样软乎乎又害羞的花花哥萌到了。不过,看样子花花哥不记得他昨晚抱着他睡的事了,也好。


安全区的东西并不多,一些石头工具,一些刀具。起初大家都在,制作用品。后来赵鑫和孟子坤负责去迷宫里转转,其实孟子坤是想找找血清,几天观察下来,这三个人并没有这种东西,也不一定这道这件事。华晨宇和刘茉莉留下来完善安全区的建设。他们每天早出晚归,记下迷宫的样子,然后回来刻在木头上。时间久了,密密麻麻的都是线路,迷宫远比想象中的大。


赵鑫和孟子坤倒也遇上过丧尸,越往外圈走,丧尸越多。迷宫里的机关大多数是按照时间变化的,触发性的很少。还算安全。


孟子坤每天晚上都往华晨宇的小屋跑,说是去聊天,可聊着聊着就赖上不走了,总在华晨宇那休息。华晨宇其实看出孟子坤对自己不太一样,但也没说什么。


清晨,天刚亮,第一缕阳光正巧照射进来,迷宫中的雾气渐渐开始蒸发。


“我们走了。”

“多加小心啊。”刘茉莉出声嘱咐。

“嗯,会的。”孟子坤说完,和赵鑫迈向石门。

“等等……有人来了。”华晨宇突然说道。


一片寂静。


“没人啊。”

华晨宇侧过头细细的听着,“仔细听,有脚步声。”


前方青雾还没散去,朦朦胧胧中出现了一个人的轮廓。孟子坤后退一步挡在华晨宇前,四个人绷紧了身体。


“嗨,你们好啊,我是蜘蛛。”



tbc.

特别感谢 @白刃 给的剧情建议O(∩_∩)O~~

【坤花】迷城(第二章)

@愚墨自城 联文

灵感来自于《移动迷宫》等作品

偏向逃杀向
尽量避免ooc
欢迎大家评论纠错



“我叫赵鑫,以前是个操盘手,我没有敌意。”短暂的寂静之后,走出来一个穿着黑长裤,深色衬衣的男子。

“哦,你好,我叫孟子坤,只是个无业游民。”

“一起走吗,这里挺危险的。”赵鑫发出了邀请。

“好啊,请多关照。”孟子坤笑笑,跟了上去。


听赵鑫说他是从另一个升降机出来的,遇到了孟子坤后有点害怕,才躲起来的。


这里离迷宫中心不远,莫约半小时就走到了。


那是一片原始森林,苍劲的大树拔地而起,根茎已经冲出了地面,粗壮的枝干历经时光的洗礼,展现出一种独有的沧桑,虬曲的枝条交错向上——托着浓密的绿叶。阳光散落,透过浓密的枝叶,筛下层层光斑,交错成树影。整个区域只有一个通向迷宫的石门,丧尸不能穿越石门。这里是所谓的安全区。


当孟子坤和赵鑫走石门前,恰巧碰上刘茉莉给华晨宇包扎,两人凑的很近,从孟子坤的角度看去,好似在调情。


“咳咳。”赵鑫发现孟子坤视线所及处的场景出声提示华晨宇和刘茉莉。

“你们是情侣?”


解释清楚误会后。几个人互相认识了一下。


“你受伤了?不要紧吧。”孟子坤看着华晨宇不免有些担心,这人很瘦,看起来软软的,好像还没旁边的刘茉莉有力量。

“哈哈,没事没事,茉莉已经帮我处理过了。”华晨宇露出一个“我很好”的微笑。

“你这伤是过来时弄的吗?”赵鑫坐在一个凸起的大树根上,双手交叉握着。

“呃……嗯。其实我记不太清了。”华晨宇挠了挠后脑勺,抱歉的说道。

“咱们好像都不是从一个地方进来的,我是四号口的,走着走着遇到了孟子坤。”

“嗯,我是三号口的。”

“我是一号口的,我进来时就看到花花昏倒在这了……”

“昏倒了?!”孟子坤满脸诧异。所以说华晨宇的体能比他想象的还差?又或者是机关太多?

“可能是之前状态就不太好啦。”华晨宇活动了一下受伤的胳膊,“那么我应该是二号口了。”

“照这样来看,二号口离这里近,但机关多,也不排除我们走了很多弯路的情况。”赵鑫冷静的分析道。

“诶,好厉害……”华晨宇不可思议的看了眼赵鑫。

“哎,可惜还是猜不到迷宫的样子。”赵鑫苦恼的倚了倚树干,叹了口气。

“天色也不早了,咱们还是早点休息吧。”


孟子坤抬头望望,太阳滑到高墙之下,怪不得迷宫阴暗了许多。看来天很快就要黑下来了。


“哦对,我们在这里转的时候发现了好几个小木屋,可以住的。唯一的缺点就是每个之间离得并不近……这样吧,我带一个人你带一个人。”刘茉莉说完,看华晨宇同意了,就带着离她近的赵鑫走了。


“咱们也走吧?”华晨宇站起身。

“嗯,好。”


“你这真的是机关伤?什么样的机关?”孟子坤还是觉得奇怪。

“像刀锋一样的,竖着的大钢板……怎么了吗?”

“没事,只是问问。”


夜幕侵袭,把黑暗带向大地。月光穿过云层,懒懒散散的撒下,落在树上、地上驱散了黑暗的恐怖。在一片死寂中,难免会听到远处丧尸的低吼。微风抚过,从深处带来了些自然的清香,可夹杂的几丝血腥和腐烂的气息却让人无法忽略。


烦躁……


风儿拂过树梢,牵起树叶,沙沙作响。才使得烦躁的内心稍微平静。


孟子坤决定去看看华晨宇,毕竟是伤员。按理说他不该对他这么上心。估计又是自己的热心在作怪,孟子坤自我安慰着。他才不想承认是华晨宇太可爱了,激起了他的保护欲。


“花花哥。”

安静


“花花哥,你睡了吗?”

半晌,无人回答。


看来是已经睡了。孟子坤转身要走却猛的停住。不对,现在大概七八点吧……现在就睡着未免太早了……况且以他刚刚的音量,睡着了也能醒过来了。


孟子坤直接伸手推开了门。



tbc.

0207祝大哥生日快乐!

【坤花】迷城(第一章)

@愚墨自城 联文

灵感来自于《移动迷宫》等作品

偏向逃杀向
尽量避免ooc
欢迎大家评论纠错



嗡……

眼皮好沉……唔,不能这样睡着,不行!不能死在这里,等等,我看不见东西了?我……晕倒了?还是……死了?


“醒醒……”

谁在说话?我应该已经死了吧……

“快醒醒,不能睡啊!”

唔,好像……有人在叫我………


意识渐渐被唤回,大脑重新开始运转。
我缓缓睁开眼睛,可眼前是灰蒙蒙的一片。
什么啊,我还是死了……

不对,我还活着,嘶,这,是光?


华晨宇猛的坐起,肩膀传来钻心的疼痛,疼的他忍不住皱了皱眉,又清醒了几分。四周是茂密的树,应该是所谓的安全区。


“你别动,我给你处理下伤口。”说话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女生,穿着球鞋,深蓝的牛仔裤,浅色的上衣,长发简单的束在脑后,整个人很清爽,挺温和的。“你这……难道是抓伤?!”

华晨宇一愣,“是机关伤啦。”附带一温柔的笑容,看的女生一阵春心荡漾。

“说的也是,被抓伤后传染极快,最多一两个小时就完全变成丧尸了。”女生有点尴尬,“哦,对了,我叫刘茉莉,叫我茉莉就行,原来是个护士。”

“我叫华晨宇,可以叫我花花,原本是个大学学生。”

“没想到你过来的时候遇到了这么可怕的事。”刘茉莉看着他肩膀上的伤口胆战的说。

“我……头好痛,记不清来的时候了。”华晨宇一想之前的事,头马上钝痛起来,耳鸣也随之响起。虽然很多事都记不起来,但他清晰的记得自己在机关里遇到了丧尸,那家伙满脸的血,只有一只眼睛,另一个成了血洞,嘴一边咧到了耳朵,尖锐的指甲划伤了他的肩膀,下一秒就被机关夹碎……这伤肯定不止一两个小时了,自己竟然没事!华晨宇决定先瞒着为好,毕竟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没关系,想不起来就不想了。”刘茉莉倒是觉得没什么。


咔啦咔啦……

升降机发出刺耳的声响,震的孟子坤耳膜疼。这年头警察也不好当,上头只会给你安排任务,帮助、支援,统统没有,结果自己只能一个人进这种地方。枪也不能带,走一步看一步吧,也不知道血清在哪。


迷宫里起了薄雾——本该美好的景象。可在这阴森的地方,透过薄雾看向陈旧的血迹,几乎有种这并非青雾而是血雾的直觉!仿佛昭示着这里的恐怖,令人毛骨悚然。陈红色的斑驳痕迹带了些神秘,透露着危险。


薄雾弥漫,模糊了视野。高耸的石墙,顶端盘旋着绿色藤蔓——深绿色交杂这陈红色犹如画家笔下的又一新作。可这深沉魅惑的色彩指引着的是一条通往死亡的道路,石墙间暗藏变化莫测的机关,是向死亡敞开的大门,齿轮转动的声响,石墙移动的巨大轰鸣声,丧尸的哀嚎……均是死亡的警告。


孟子坤走的小心翼翼,突然余光扫过拐角处一身影,警备起来,“谁在那!”



tbc.

对于不能带枪这一点,当你想要快速融入周围人,你必须和他们一样。这在《三体》中有提到,好像是讲宇宙社会心理学时……

【坤花】迷城(序章)

@愚墨自城 联文,梗由@愚墨自城 提供,文章名字@愚墨自城 起的

灵感来自于《移动迷宫》等作品

偏向逃杀向
尽量避免ooc
欢迎大家评论纠错



城市发展起来,利益渐渐代替人类善良的本性,变得尤为重要。某些人却以此为由,趁机散布丧尸病毒,只可惜,被遗忘的人性迟迟没有被忆起——那人们质疑的工程不得不开启——人类筛选计划:迷城……


“不等批准了,直接启动。”

“可是……”

“警察不能把咱们怎么样,你怕什么……来看看,这帮家伙能如何,呵呵呵呵……”


“举起手来!”

“哟,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哼,谁也不会想到你这光鲜亮丽的人愿意干着这么脏的事!”

“哟~您这话说的,我这实验室干净的很。”
“少废话!马上停止实验!不然……”

咔嗒

“呵,年轻气盛……”


滴滴滴,屏幕亮起,又被及时按灭。


“哦~出乎意料啊……我拿血清跟你换怎么样……”

“血清?在哪!”

“你要的东西,自己去取呗,出来时我接应你总行了吧……”


没力气了,要倒下了么?

不行……

我还得,出去……

嘶——

好疼……

这是血么……

被抓伤了吗……

眼皮好沉啊……

我就睡一会……


冰冷的液体蔓延至全身,仿佛溺水一样。


“你们是被选中的……”

“试着活着离开吧……”

“快跑!机关要动了……”

“啊,我被抓伤了,救命……”


机关,丧尸,鲜血……一切都归于平静,一片黑暗。



tbc.

【花坤】协殇(第四章[终章])

@愚墨自城 联文

血族花x血猎坤
尽量避免ooc
欢迎大家评论纠错



第二次战争后,华晨宇带领跟随者以绝对实力压制血族长老,登上王位。他代表血族再次与人类签约,提出血族与人类混居,并用约法制约双方行为的方案。自此,世界和平,开启了新的纪元。


别墅的落地窗代替了古堡高高的小窗。阳光投射在钢琴上,映亮了孟子坤的脸庞,他坐在钢琴旁,练习着华晨宇昨天教他的乐曲。


有轻微的脚步声响起,一片阴影遮挡了阳光,尖锐的獠牙刺破脖颈的软肉。不偏不倚的在动脉旁边——他可舍不得刺破了坤儿的动脉。
孟子坤疼的倒吸一口冷气:“嘶——花花哥,你又欺负我。”然后装出一副委屈的表情。


华晨宇轻笑一声:“是你的血太诱人,怪不得我。”收起獠牙,舔舐着外渗的血液,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那我也要喝你的血!”

“好啊。”华晨宇宠溺的眯着眼眸,解开衣领,露出了半边脖子和锁骨,附身上前。

“花花哥,我想听你弹琴。”

“那……想听什么?”华晨宇坐到了孟子坤旁边,手放到了琴键上。

“For forever。”


……


“我的血好喝吗?”

“嗯……很甜……”



I feel it deep deep in my bones

I feel it shake throughout my soul

This poor lost soul

It makes me so hysterical

The way things go

But if forever lasts till now

Alright



end.


好吧,这篇文这样也就结束了,感谢大家以来的支持!!!

【花坤】协殇(第三章)

@愚墨自城 联文

血族花x血猎坤
尽量避免ooc
欢迎大家评论纠错



短暂的和平不过几年时间。协议撕毁,战争一触即发!


一切在数天之内恢复到了协约开始前的模样,那纸协约也在炮火里化作灰烬,随风飘散。


他的痛,有谁能懂?他的梦,无人过问。他的伤,伟大渺小……


几天前,孩子们在还教堂前那片草坪嬉戏,教堂里,络绎不绝的信仰者向上帝诉说着和平生活的幸福快乐……


可如今,教堂前那片草坪,堆满了血猎的尸体,而教堂里,孩子们瑟缩发抖的躲在修女们的怀里,她们一边照顾怀里受惊的孩子,一边虔诚的向上帝祈祷。往日那些信仰者此刻披盔戴甲跟随血猎征战沙场。


硝烟笼罩着整个城镇,房屋断壁残垣,墙面上满是凝固的血液,显现着战争的惨烈。


华晨宇找到孟子坤的时候,他正瘫坐着,倚靠在深巷的角落里,半边身子被血浸染,头上鲜血淋漓,血液顺着脸颊流下,流经眼睛紧闭的双眼,消失在染红的衣服里。只有胸口的微微起伏,彰显着生命的顽强——他还活着!


“子……子坤?”华晨宇声音颤抖的厉害,几乎说不清话了,心脏被揪住,每一次跳动,每一下呼吸,都是撕心裂肺的疼。短短几步,仿佛走了一个世纪。


孟子坤缓缓把头扭向来人,睁开没有被血挡住的眼睛。可看到的却让他吃了一惊——华晨宇戴的半张黑色面具。他认得这个面具!


孟子坤以前是普通人,被一血族盯上了。那家伙张牙舞爪的扑向他,绝望之际华晨宇突然出现,一下就刺穿了那人心脏。


半张面具遮不住华晨宇上扬的嘴角:“太弱了。”那人扔下一个形似竹竿的东西。孟子坤伸手捡起——那是枪套。而那枪套里赫然装着一把精致的银枪。


“你是谁?”那一刻他如同天神降临,赐予他活下去的权利。

“我是……假面。”华晨宇笑笑,转身消失在黑暗中,“下次见到你,可别让我失望了……”


华晨宇将孟子坤揽进自己的怀里,让他躺在自己的胸口。泪水模糊了视线。谁能告诉他,这孩子明明那么厉害怎么会伤成这样。


“花花哥?”

“我在。”华晨宇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平稳些,可语调不自然的带了哭腔。

“假面?”

“嗯。”

“我居然没看出来。”孟子坤自嘲的笑笑,伸手向拭去华晨宇脸上的泪痕,“假面可不会哭。”可手还没触及眼前人的脸颊,就换来了一阵猛烈的咳嗽。

“别动了,快躺好。”华晨宇抱紧他,慌张的说道。

“太弱了……让你……失望了……”孟子坤的意识已经完全模糊了,他不知道这话是他自己意识里想得还是说出来的。


可他觉得有些话,可能再不说,就没机会了,所以,现在必须打起精神来。


“呐,花花哥……我喜欢你……从你救我时就是了。”孟子坤的视线已经开始模糊,但眼睛里始终是那人的轮廓。他知道他的花花哥在看他,他努力的把自己最甜美的笑展现出来——可他不知道,他的笑,是他的痛。

“我知道。”华晨宇抱着孟子坤的手又收紧了几分,话语轻柔,眼里满是柔情。


传说血族在人类的脖子上划出十字的口子,吸干那人的血,再注入自己体内血液的70%,可以把那人变成血族,但成功率极低。若是人类不能很好的融合血族血液或血族而发生反噬,两人皆会因此丧生。


华晨宇决定试试,他愿意为了眼前这个虚弱的人放手一搏。如果不成功——一起死。值了,反正最坏的结果不过是一无所有——他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



tbc.

【花坤】协殇(第二章)

@愚墨自城 联文

血族花x血猎坤
尽量避免ooc
欢迎大家评论纠错



人们常说血族是个凶残的种族,因为不老不死,不用担心物种延续,形成了一种高淘汰率的生活方式——注定了血族的残暴和对生灵的轻蔑。


然而华晨宇和其他血族大不一样。他并不想依仗着自己的伯爵力量就去欺压人类,也不愿看着人类卑微的活着,比如在家里弄一堆仆人。他总认为自己一个人生活是最自在的。


自从战争结束,双方协议后,华晨宇就把人类供奉来的血仆都放走了。于是整个古堡更安静了,安静中带着一丝神秘。


孟子坤刚到这里时甚至怀疑信息是不是有误——在落日余辉的照耀下,这个比一般吸血鬼贵族还小的古典建筑褪去了他神秘的面纱。神圣纯洁宛若教堂——若不是没有前来的教徒,他可能真要进去祈祷了。


昼夜交替时分,正是吸血鬼慵懒之时。执法者对协议的执行也开始松懈——暗杀的好时机。


古堡好像没有可以翻的窗户,似乎只有正门能够进入。孟子坤绷紧神经,轻推大门,沉重的门伴随着陈旧嵌铁木门特有的吱呀声缓缓打开。他进入古堡,握紧手里的银枪。


这把精致的银枪雕刻着古老的图腾,在镀金的手柄处雕刻着梵文,孟子坤不知道文字的意思,但他知道这银枪对他的意义。


周围一片死寂,只有他的呼吸声。


孟子坤将事先准备好的药粉撒到地上,很快清晰的显出他的脚印和另一双浅浅的印记,他知道这鞋印的纹理是血族伯爵的。据观察,这里只有一人,不,是只有一个吸血鬼。


忽然一段悠扬的琴声响起打断了孟子坤的思路,寻着琴声而去。


在长廊的尽头的房间里,阳光从高高小窗倾泻下来,洒在钢琴和那人的肩上。


他穿着荷叶边的白色衬衣,黑色礼服,领结的带子垂在胸前,整个人呈现了一种高雅的气质。


钢琴清脆如流水般的乐曲时而激昂,时而低沉,透露着一丝渺小与孤独,可又无时无刻不在彰显着伟大与高尚。


伴随着最后一个音符的飘过,乐曲终了,好像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孟子坤完全沉浸其中。

“孟子坤。”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他不得不从乐曲中回到现实,硬着头皮走过去:“吸血鬼伯爵华晨宇?你知道我?”

“是血族好不好,吸血鬼太惊悚了,”华晨宇淘气的歪了歪头,深邃的眼中有着星光,“也可以叫我花花。拜托,你在我房子周围转半天了,再不知道,也太傻了吧。”


这还是吸血鬼吗,白天都不怕!


“那么,你是来杀我的?”华晨宇的脑袋耸拉下来,看起来有些无辜,“怎么办,我还想再活会儿耶……”

“我改变主意了,不杀你。”


孟子坤是有原则的,他坚信要为人民除害。华晨宇明显不是伤害人类的,否则孟子坤活不到现在,杀他有愧良心。


而且直觉告诉他,杀他是会后悔的。


华晨宇温温柔柔的看着他,眼睛笑成了月牙:“谢谢~”

孟子坤突然觉得心跳漏了一拍,这血族的一举一动总是能牵动他的神经。


孟子坤走后,华晨宇趴在了钢琴上,笑容依旧没有褪去,可多了一份无奈。人是长老那边雇的吧……看来最近有的忙了……


华晨宇伸了个懒腰,活动一下四肢。也是时候让那些人看不惯他的人看看他们与继承王位的人是有多么大的区别了。


孟子坤……子坤……真是好久不见,有点舍不得他走了。



tbc.

【花坤】协殇(第一章)

再次感谢@愚墨自城 与我联文,感谢@愚墨自城 起的篇名

血族花x血猎坤
尽量避免ooc
欢迎大家评论纠错



战火、硝烟、死亡,尸横遍野——这是血族和人类对这几百年来战争的评价。


曾经是一片花田的山岭上遍布了牺牲者的墓碑——纯真的孩子们建起的。尽管如此,那些没有尸体或没有亲人埋葬的“悲剧”也不在少数。


双方在不停交战的同时,打成了共识:停止战争!最终达成协议:血族将不再吸食人类,人类也不再进犯血族的领域。


平原少了一只长矛,多了一只商队;林间少了一分血红,多了一分绿意;山岭少了一声哭泣,多了一声欢笑。


只可惜这种和平只是表面。


战争之后,像孟子坤这样的赏金血猎变的更值钱了。他们是游走于生死边缘的天使与死神——人类安全的保障,血族最忌惮的人。


黑夜安静祥和,酒吧的喧嚣打破了山村的宁静。这里鱼龙混杂,既是赏金血猎的藏身之所,也是不被那一纸协约所覆盖的僻远地方。


“这是那个吸血鬼的信息,没办法给你更多了。”一个穿斗篷的人低着头,看不清表情,虽然他压低了声音,也掩盖不住话语里的紧张。


孟子坤看了一眼,泛黄的牛皮纸上只写了那人是个吸血鬼伯爵和所在地。


“这么点信息就想让我办事?不太合适吧。”说着,露出了一丝难为情的神色。

“这些钱全归你!”那人显然有些激动。


孟子坤伸手接住布袋,沉甸甸的,足够表现诚意了,而且一吸血鬼伯爵,对他来说并不难。


男子见他同意了,拉低了帽檐,转身就要走。


“等一下。”

“什么?”说话中又多了一丝惊恐。

“告诉我他的名字,我接活都有这个习惯。”孟子坤腼腆的笑了笑。


那人愣了一下。

“华晨宇。”



tbc.